快捷搜索:

暑尽秋来 悄悄放一盏河灯送走夏天

新京报讯(记者 田杰雄)残暑蝉催尽,新秋雁戴来。只管到了处暑,人们在日夕已经能感想熏染到显着的凉意,像是电风扇叶搅动空气发出的“呼呼”声,掰开熟透西瓜发出的“咔嚓”声,夏天悄么声儿的带着这些声音的脱离。暑去天凉,人们彷佛是囫囵着就到了秋日。然而处暑节气在秋季的存在感不太强,也只有考究着过日子的人还记得,秋日的处暑也有些专属的典礼感,比如习习晚风的簇拥下在夜里的河边放上一盏河灯,白叟讲这是应了刚刚以前的中元节的景儿,旨在“指引逝者得到新生”,但这何尝不是在与夏天做郑重的作别。

处暑节气由于接近丰收和中元节,老是带着几分谢谢和追思的意味。前人会在这一天祭祖,谢谢多少年前先进夜以继日的劳作开垦,使适合下有了溢满大年夜地的稻喷鼻。除了在供桌上摆好祭品和几缕象征丰收的稻穗,人们还会来到河边,将故去亲人和先人的名字写在纸船上, 点燃船上的烛炬,使得纸船跟着流水漂流,那些烛光也就带着对逝者们的祝福远去了。

由于纸船形似荷花,放河灯又称“放荷灯”。此后由于受到宗教的影响,中元节的河灯又被付与了别的的含义,等于用来普度水中的幽灵。近今世女作家萧红在《呼兰河传》中的一段翰墨,经常拿来做这层含义的注脚,“七月十五是个鬼节;逝世了的冤魂怨鬼,不得托生,绸缪在地狱里异常苦,想托生,又找不着路。这一天若是有个逝世鬼托着一盏河灯,就得托生。”

这一项依靠对逝者的哀悼、生者的祝福的中元节典礼不停持续到处暑,除了“庆中元”,抛开那些严肃又带着几分迷信的说法,处暑时节放河灯,也像是与夏天告其余典礼。

处暑并不是秋季的第一个节气,却能让人感想熏染到秋天里实其着实的清凉和舒爽。周旋在隐藏肃杀的秋日和燥热难耐的夏季里,书生说“处暑无三日,新凉值万金”,这个节气带来的福利电光石火,容不得半点拖沓。处暑放入水中的河灯彷佛是携着热浪渐行渐远,而那些红艳艳的西瓜、响彻夏夜的蝉鸣、曾经彻夜未停的风扇、开怀畅饮的汽水,也跟着垂垂远去,唯盼来年再会。

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

编辑 张树婧 校正 李世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